衰老可以治愈么?專訪“長生不老藥”NMN發現者哈佛醫學院教授David S

衰老可以治愈么?專訪“長生不老藥”NMN發現者哈佛醫學院教授David S

分類:行業前沿 時間:2021-04-29 作者:Folotto瀏覽量:749 次

如果“衰老”是一種病的話,那么它就是可以被治愈。但是還沒有一個國家的藥監部門把衰老作為疾病,所以任何“抗衰老”的藥物都不會被批準,神藥二甲雙胍是有幸進入FDA的第一個抗衰老藥物,那么NMN呢?

9月份澳大利亞《the monthly》對NMN功能發現者David Sinclair進行了專訪。由于文章太長,我們分成了上、中、下三部分。

注:本文由NMN中國官方整理,未經許可嚴禁轉載。

澳大利亞遺傳學家認為,衰老是一種我們可以治療的疾病

大衛·辛克萊(David Sinclair)是澳大利亞籍遺傳學家,現受聘于哈佛醫學院。我訪問了他的實驗室之后,對那個神奇的小分子一直念念不忘,有種近乎貪婪的渴望。研究發現,在小鼠體內,那種小分子可以驚人的延緩衰老,甚至逆轉衰老。Sinclair表示,同事中至少三分之一的人正在服用一些類似的“抗衰老”分子,并且堅信會延長壽命近10年。不僅可以多活十年,而且可以保持健康,同時避免那些由高齡引起的令人痛苦的疾病和羸弱。

當一位受人尊敬的科學家告訴你,他很快就要50歲了,卻沒有一根白發,并且根據常規血液和基因測試,他的生理年齡僅31.4歲,同時他還是個工作狂,卻不怎么鍛煉,你的心理很難保持平衡了吧。并且,他的母親患有肺癌,已經長達20年使用這種小分子,Sinclair認為是這種小分子延續了母親的生命。同時,他的父親也持續多年使用這些分子。79歲高齡的老人家愛好漂流、登山這些高體力的運動。Sinclair的妻子桑德拉·盧肯休斯(Sandra Luikenhui)擁有麻省理工學院遺傳學博士學位,當她觀察到,自己家的狗服用了這種分子后,產生了不可置否的效果,她也開始使用這些分子。

如果一切順利的話,這些抗衰老分子將不負眾望。Sinclair和他的家人將證明,在個人末日——菲利普?羅斯(Philip Roth)著名的“衰老大屠殺”——面前,我們仍有可能變得強大。想象一下,當一切塵埃落定時,你仍能站在高地,不是一個行走的傷員,不是幸存下來,而是茁壯成長。

衰老可以治愈么?專訪“長生不老藥”NMN發現者哈佛醫學院教授David S插圖

David Sinclair 曾做過巨大承諾,也曾遭受過挫折和成功。沒有人知道他的預測是否正確;甚至對一個遺傳學家來說,在衰老領域會出現什么樣的研究結果都是未可知的。在2017年《New Yorker》的一篇文章中,Tad Friend羅列出多個長壽研究組——其中有些是接近“長生不老”這種極端的研究。并且指出為什么抗衰老這個生物學問題是復雜:“抗衰老不僅僅是什么可以抗衰老的問題,也是,如何抵抗和怎么找到的問題,以及為什么這樣可以抵抗的問題?!保ú⑶?,老鼠不是人類:這一直困擾著這類研究。在實驗室動物身上取得的醫學突破通常在人體試驗中毫無進展。)

近年來,隨著“衰老”的研究越來越熱門,我們可以設想,老年時代的終結即將到來——突破可能來自Sinclair的實驗室,(在他的母校,New South Wale,他的實驗室是第一個研究衰老的實驗室)或者來自別人的實驗室。1987年17歲的Sinclair去悉尼大學學習基因工程和分子生物學——當時這是一個全新的領域——衰老的研究被稱為“科學的死水”。在教科書或醫學論文中沒有關于衰老的內容,因為衰老本身不被認為是一種疾病,因此該研究并不被認為是有價值的(只有年齡相關的疾病,例如心衰和糖尿病等被認為有價值的)。資深學者告訴他,執著的去弄清楚我們為什么變老這個問題是一個錯誤,會時自己深陷死胡同中。

Sinclair在新南威爾士大學的分子遺傳學拿到博士學位后,到麻省理工學院(MIT)做博士后,研究酵母衰老的原因,這個實驗室是在世界上少數幾個研究衰老遺傳機制的實驗室之一。Leonard Guarente是該實驗室的管理者,他是一位著名的分子生物學家;Guarente在澳大利亞做巡回演講的時候,Sinclair坐在他旁邊,共進午餐。Sinclair自薦加入了Guarente的團隊。如今,世界上數以百計的實驗室在做這項研究,所有頂尖的學術中心——哈佛大學、牛津大學、斯坦福大學——都有實驗室致力于此。

這并不意味著在何為衰老,以及衰老的原因和方式方面,存在全球共識。Sinclair的一個研究員告訴我:“每隔幾十年,就會出現一個關于衰老的新理論,它不會抹殺之前的理論,而是會取代它?!比绻f研究抗衰老的科學家們有什么共識的話,那就是衰老有多種因素,有主要的,也有次要的。讓Sinclair煩惱的是,這些病因都是無法治愈的。相反,像老年癡呆癥、帕金森氏癥、骨質疏松癥這些與年齡有關的疾病——衰老的癥狀——一次也只能治療一種。

Sinclair相信,衰老應該被視為一種獨立可治療的疾病。這乍看上去是一個更為激進的主張,以至于世界上沒有一個政府支持這個定義。因為衰老影響著我們所有人,美國食品藥品監督管理局(FDA)和澳大利亞藥物管理局等政府監管機構不會承認它是一種疾病,因此也不會批準任何用于治療它的藥物。Sinclair正在為澳大利亞爭取,可以成為第一個宣布衰老是可以治療的國家。如果成功NMN抗衰老,他承諾將向政府以成本價提供一種長壽藥十年。

在此之前,制藥和生物技術公司(Sinclair在其職業生涯中創立了好幾家公司)不能指望通過開發治療衰老的藥物來賺錢。他們主要靠開發治療衰老相關疾病的藥物以及于個體化治療來賺錢。因此,Sinclair在2013年的TEDxSydney的一次演講中說:“我們最終會成為一個老年的國家,心臟正常運行,但大腦卻不再工作?!钡?050年,全球60歲以上人口的比例將增加近一倍。這未必是件壞事:正如世界衛生組織(World Health Organization)的《老齡化與健康簡報》所言,“長壽不僅為老年人及其家庭帶來機遇,也為整個社會帶來機遇”。問題在于,這些機遇的大小“在很大程度上取決于一個因素:健康”。雖然我們的壽命增加了,但幾乎沒有證據表明老年人在生命的最后幾年比他們的父母更健康。

當談到衰老的基因時,Sinclair也不屬于傳統主義陣營。我們大多數人都已經接受了這樣一個事實:個人的衰老歷程是由DNA編碼所決定的,也是由基因的不可逆變化或突變所決定的??寡趸瘎┛梢栽谧杂苫茐募毎械腄NA之前清除掉自由基,或者類似的東西,這就是抗氧化劑可以被視為健康保衛者的原因。(Sinclair表示,如果你認為抗氧化劑有效,那你就此生活在黑暗時代。)

David Sinclair. ? Nic Walker / Fairfax Media

Sinclair的實驗室發現,接受NMN治療的老年小鼠的新陳代謝在一周內就恢復到了年輕狀態。更令人震驚的是,研究發現,通過使用輔助儀器攝入NAD+,可以讓一只老年鼠像年輕鼠一樣奔跑。不僅如此,在小白鼠攝入同樣的分子的情況下,其耐力超過了機器的測量能力,這是前所未有的。

人類已經在假定我們是不變的這種生物局限之上,建立了完整的文化和精神信仰系統。我們通過很長一段時間——整個人類歷史——去接受我們所有人都會變老和死亡這個觀念,優雅地接受和感激年齡增長帶來的智慧、謙遜和適應力。衰老一直是最大的平衡點;正如托馬斯·曼所寫,“我也會遇到同樣的事情?!?/p>

在這種文化認可的寬容的厚重面紗之下,窺視是可怕的,比衰老和死亡本身的想法更可怕。因為Sinclair希望我們不要把衰老看成是正常的,而應該看成是不正常的。在他看來,我們溫順地接受衰老和健康狀況不佳的事實,就像過去的人們曾經認為婦女在分娩時死去是正常和自然的一樣野蠻。

Sinclair回憶起童年時,他和他所愛的人面臨的命運,但與多數人不同的是,他在成長過程中拒絕被自己的恐懼支配,相反,成了他所做的一切的動力來源。他從小就喜歡追本溯源;也許是因為他的父母是兩個生物科學家。他回憶說,他的父母在同一間病理實驗室工作,一起在假期里工作,用水桶查看身體部位。然而,他對衰老這一“事實”的抵觸心理,似乎源于他與祖母維拉(Vera)的深厚情感,他在四歲時得知祖母會繼續變老,終有一天會死去。

在科德角的深夜里,我在悉尼給Sinclair打電話,詢問起他的祖母。難得的幾天休假,我本以為他會感到厭煩不得不接受采訪。但他的回答很爽快,并不急于離開。他的父親從澳大利亞來美國度假,一直在幫忙照顧孩子和修理度假屋。那天下午,Sinclair和他的合著者完成了他們即將出版的新書的最新草稿,在他的波士頓實驗室有一個令人興奮的突破(盡管并不方便透露具體內容)。

1956年反對蘇聯統治的匈牙利革命失敗后,Sinclair的祖母維拉(Vera Sinclair)帶著年幼的兒子(David的父親安德魯(Andrew))逃往悉尼。(Andrew后來把家里的姓從西格蒂改成了Sinclair)。Vera活潑勇敢,不墨守成規;她是第一批穿比基尼的女性之一,曾被警察趕出邦迪海灘。當Sinclair在悉尼北岸北部的圣艾夫斯長大時,Vera一直在那里。她鼓勵他珍惜童年的經歷?!坝肋h不要長大,”她會說,她喜歡給他背誦A.A.Milne的那首詩“現在我們六歲了,但現在我六歲,既聰明又聰穎。所以我想我會一直六歲,永遠永遠?!?/p>

她不喜歡別人叫她祖母,所以他叫她Vera;她叫他David教授。他崇拜她,隨著年老,他不忍心看到她逐遺忘周遭的人和事,包括她自己。她一直活到92歲:名義上是活著就是福,但事實上,那個他認識的活潑的女士早已不在了。

每次Sinclair被問及他專注于抗衰老研究的原因時,他就會講述與Vera的深厚感情,每當講這些關于她的故事時,他的感情會變得脆弱。在TEDxSydney的演講中,他說看到他的祖母在年老時遭受的痛苦,他感到很奇怪,“這個我們稱之為衰老的東西,為什么我們不反抗呢?”這引起了觀眾的一陣笑聲,但Sinclair完全是認真的。這個曾經充滿活力的女士淪落到這個地步。他的聲音有些顫抖,“這只是我的故事,但它每天都在上演,每個家庭都在上演……所以我們為什么不做再多的事情呢?”(在他的演講過程中,他身后放著一張幻燈,上面是Vera的照片,她就從一個孩子長大到十幾歲,然后長成一個年輕的女人,最后變成了一個老女人)。

像大多數從事抗衰老研究的科學家一樣,Sinclair是一個“健康扳手”,而不是“壽命扳手”(多活幾年肯定是好事),他不是一個認為我們應該欺騙或攻擊死亡本身的永生論者。然而,想象一下一旦我們的生活可以健康的延續十年,我們很快就可以延續第二個十年,第三個……在電話里,他興奮地提到《Science》的一篇文章,105歲之后,死亡的幾率不會增加?!八麄冋f,人的壽命沒有自然極限,一旦我們能活過105歲,我們死亡的幾率就不再增加,而是保持不變?!睋宜?,第一個能活到150歲的人已經出生了。

推薦產品

真誠期待與您的合作

獲取加盟報價·了解更多業務·7*24小時專業服務

聯系我們
咨詢熱線 發送短信
小呦泬泬在线观看,外国未满10周岁a片,台湾乡下农村a片,无码亚洲日韩久久久